邬建安- 无妄

Of the Infinite Mind
Installation view

2018年12月9日,艺术家邬建安的最新个人艺术展览“无妄”(Of the Infinite Mind)即将于北京嘉德艺术中心正式启幕。本次展览由中央美术学院和嘉德艺术中心共同主办,万营艺术空间联合主办,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范迪安教授担纲学术主持,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张子康教授和嘉德投资控股董事总裁兼CEO、嘉德艺术中心总经理寇勤担任展览总监,万营艺术空间艺术总监郑妍女士策展。

“无妄”是中央美术学院与嘉德艺术中心首次合作主办的大型艺术展览项目,也是嘉德艺术中心创建以来推出的首个当代艺术家个人创作展。展览旨在通过不同的篇章,组织起邬建安新近创作的7个系列100余件/组作品,在嘉德艺术中心这座北京文化新地标当中,呈现邬建安在艺术思辨与视觉创造方面的独特路径和最新成果.

朱熹《四书章句集注·中庸》中有言,“诚者,真实无妄之谓,天理之本然也。”在中国文化的语境中,“无妄”首先是“真实”的代名词,更指涉一种追求本心,以真来破虚妄的精神境界。无论是以2003年北京“非典”疫情期间创作的黑白夹宣镂刻剪纸作品为原型,运用黄铜打造的类似汉代“摇钱树”结构的雕塑作品《白日梦的森林》,展现个体对现实危机感性回应的“精神图解”,还是在泡涨的水牛皮上用不同的利器捅扎、切割、戳刺,将意识里或隐或显的暴力和破坏欲望定格下来的《刀的影子—素色的面孔》,邬建安始终注重在强烈的视觉风格之下,以一种直接、坦诚的方式对精神世界进行解剖,为视觉艺术的创想和实验附着了心理学和社会学范畴的意义,同时,也让作品拥有一种纯粹的整体调性和撼人的力量。

另一方面,在《史记·春申君传》和《战国策·楚策四》中,都有关于“世有无妄之祸,又有无妄之福”的表述,“无妄”也代表某种意料之外、“不期然而然”的状态。展览的英文标题“Of the Infinite Mind”更多地透露了“无妄”在这个层面的意义。在西文中,“infinite”(无限)指无法被明确定义的、超越时间和空间、突破边界限制的类似于“无形”的存在。在新近创作的《人造物》《奇珍》《五百笔》等作品中,邬建安从观念、媒材和语言几个维度入手,试炼“无限”的实现方式:《奇珍》《人造物》延续了对动物元素的运用,通过媒材的转换和对空间的重新处理,在具象和抽象之上又加上一个叙事维度,构成亦真亦幻的“神话”剧场;《五百笔》包容了每个不同的人留下的笔画,将水墨用剪纸来“拼贴”,让“二维”的画面变成人们凭借各自的笔画相逢的时空。用著名美术史家、艺评家和策展人、芝加哥大学教授巫鸿的话来说,“个体与整体、古代与当代、传统与未来、具象与抽象、平面与三维、文字与图像……邬建安的艺术想象力能够把这些概念都消解,不是搏斗、批判,就是很自然的消解了,又或者说,他能够把这些对立的概念连起来。”超越常规,不期而得,对于观者而言,这是艺术赋予的在智识和感官维度的双重意趣,而对于邬建安来说,突破边界,综合、打乱、跨界、超越既是制造这种不期而得的方法,也是艺术创作的必然过程。“创作的时候常常是期待和恐惧并存的,因为你不知道能不能成,甚至不确定那个实验结果会以什么方式出现。但这种结果的不可控制、猝不及防,又正是艺术最有魔力的地方。”邬建安如是说。

在策展人郑妍的构想中,本次展览“无妄”将充分利用嘉德艺术中心二层展厅的空间特性,用邬建安不同质感、尺度和语言的作品构筑起全新的视知觉场域,一方面,突出他在艺术创造方面多个层次与面向的张力,另一方面,也为观众提供不同寻常的审美和精神体验。与邬建安2年前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的个展“征兆”相比,“无妄”既是“征兆”的对应,又是“征兆”的延续,“征兆和无妄犹如一个硬币的两面,一个不经意泄露天机,一个无来由不期而至,上古的神话、传说、预言、图谶……所有这些在邬建安用当代艺术的形式所构建的体系描述中,都可以有两种甚至两种以上截然不同的解释。无妄,其实是一场近乎于道的艺术发现和心灵之旅。”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