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 Knight in Paradise Lost: New Works by GAMA

GAMA

BEIJING

April 20 – June 9, 2019

GAMA Little Red Riding Hood 小红帽

GAMA
Little Red Riding Hood 小红帽
2019
Acrylic and mixed media on canvas布面丙烯及综合材料
100 x 80 cm (39 3/8 x 31 1/2 in)

GAMA A Knight in Paradise Lost I 失乐园的骑士I

GAMA
A Knight in Paradise Lost I 失乐园的骑士I
2019
Acrylic and mixed media on canvas 布面丙烯及综合材料
230 x 200 cm (90 1/2 x 78 3/4 in)

GAMA John Standing On the Wall I 站在墙上的约翰I

GAMA
John Standing On the Wall I 站在墙上的约翰I
2019
Acrylic and mixed media on canvas 布面丙烯及综合材料
100 x 80 cm (39 3/8 x 31 1/2 in)

GAMA The Horse Proudly Gallops with Gentle Breeze of Spring æ˜¥é£Žå¾—意马蹄疾

GAMA
The Horse Proudly Gallops with Gentle Breeze of Spring 春风得意马蹄疾
2019
Gold leaf, acrylic on wood panel 金箔、丙烯、木板
200 x 240 cm (78 3/4 x 94 1/2 in)

GAMA Riding Alone for Thousands of Miles #21 千里走单骑 #21

GAMA
Riding Alone for Thousands of Miles #21 千里走单骑 #21
2019
Gold leaf, mixed media on wood panel 金箔、综合材料、木板
60 x 50 cm (23 5/8 x 20 in)

GAMA Aged Early But Youth Fades Away Late I è€çš„很早,青春消逝的很迟I

GAMA
Aged Early But Youth Fades Away Late I 老的很早,青春消逝的很迟I
2019
Acrylic and mixed media on canvas 布面丙烯及综合材料
100 x 80 cm (39 3/8 x 31 1/2 in)

GAMA Epic II史诗II

GAMA
Epic II史诗II
2019
Acrylic and mixed media on canvas布面丙烯及综合材料
100 x 80 cm (39 3/8 x 31 1/2 in)

GAMA This is Classic 这就是古典

GAMA
This is Classic 这就是古典
2019
Acrylic and mixed media on canvas 布面丙烯及综合材料
100 x 80 cm (39 3/8 x 31 1/2 in)

前波画廊诚挚地宣布将于 2019年4月20日起举办展览《失乐园:GAMA新作》。这将是GAMA在本画廊的第三次个展。GAMA于 1977年在内蒙古出生,1996至2000年在中央美术学院学习,2002年移居德国,至2007年在卡尔斯鲁厄艺术学院学习油画,并于2007年成为了艺术家古斯塔夫·克鲁格门下的研究生。目前GAMA在柏林工作和生活。

GAMA儿时在内蒙古大草原上以游牧形式生活,而他的姑婆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萨满。尽管萨满教在苏维埃时期受到了镇压,但却从未灭绝。GAMA小时候常常亲眼见到姑婆与灵界沟通。 从国内移居到德国对GAMA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转变,因为在德国他可以亲眼看到欧洲古典大师的真迹以及当代艺术家的作品,而之前在中国他都只在印刷品中见到过这些作品。在德国,他不仅开始仰慕莱比锡画派的年轻艺术家笔下生动写实的人物形象,更从德国各大美术馆的馆藏中寻找到对文艺复兴至十九世纪的浪漫主义作品更深层次的理解。同时,欧洲文学也渐渐成为他的灵感来源。

自2017年展览《海市蜃楼》 以来的两年里,GAMA又发展出了一种技术以完美结合其广泛又古灵精怪的作品主题。之前,GAMA注重以布上油画来为其人物角色创造一个三维空间,无论最终效果有多荒谬。与此同时,艺术家故意留下粗糙的画布边缘,以展示他如何实现幻觉的既视感。

最近,他一直在完善一种方法,即将中国最早发明的木刻技术(比欧洲早700余年),应用于油画。然而,不像传统木刻版画每次只能使用一种颜色,他用一种方法同时应用多种色彩。将图像印在画布上以后,他会毁坏那块板,以保证每件作品独一无二。展览中,GAMA用作品《这就是古典》(2019)来向木刻版画大师阿尔布雷希特·丢勒(1471-1528)致敬。然而,如以往一样, GAMA对变形着迷,另一件以欧洲童话故事命名的《小红帽》,用了同样的丢勒形象,但却是左右颠倒的镜面效果。

GAMA的每幅画作都以对艺术历史、文化及文学作品的丰富援引为特色。在作品《春风得意马蹄疾》中,近乎真实大小的一匹跃马,借用了伦敦国家美术馆馆藏中英国画家乔治·斯塔布斯(1724-1806)的著名马术肖像《维斯托·杰克》(约1762年),而它的金色马蹄令其显得神奇。然而,画作标题却源于孟郊(751-814)的诗《登科后》。《千里走单骑#21》同样非常神秘。标题令人联想起的漫长旅程与画面中马和骑手穿过房间墙壁的形象相矛盾。这可能会让人想起雷内·马格利特的画面,然而作品标题却取自张艺谋2005年的同名电影,因此作品也援引了三国演义。

然而,展览最重要的灵感来源是约翰·弥尔顿(1608-1674)所撰写的史诗《失乐园》(1667),关于人的堕落的圣经故事,即亚当与夏娃受撒旦的诱惑并被逐出伊甸园。与以往一样, GAMA的作品并没有直接表现这样的文学关联,只是奠定了一个大致的氛围。《站在墙上的约翰I》和《II》向诗人致敬,但是他却变成了深受GAMA喜爱的民俗形象。虚空画风在展览中主显。在《唯一》(2017)中,毒草与捕蝇草从骷颅的眼窝中钻出。在《史诗I》与《II》中骷颅叠在一起,而在《老的很早,青春消逝的很迟I》与《II》中,蝴蝶徘徊在置于酒杯或蜡烛台之上的骷颅周围,但GAMA受其绘画风格影响的木刻技术赋予了这一忧伤主题一份微妙的诗意。

GAMA热爱阅读的传奇及民俗故事在他的诠释之下,一种看似熟悉的作品类型被赋予了多层意义的象征,令人联想翩翩。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