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 Yi, Li Qing, Yi Xin Tong, and Zhao Zhao: Adrift

Cao Yi, Li Qing, Yi Xin Tong, and Zhao Zhao

NEW YORK

January 24 – March 2, 2019

Cao Yi 曹轶
Window No.5
2016
Acrylic on paper纸本丙烯
107 x 78.5 cm (42 x 31 in)

Cao Yi 曹轶
Window No.1
2016
Acrylic on paper 纸本丙烯
45 x 55 cm (17 3/4 x 21 3/4 in)

Li Qing 李青
Neighbour's Window· Sweet 邻窗·甜
2016
Wood, Metal, Oil on Plexiglass, Paint, Aluminium-plastic Panel 木、金属、油彩、有机玻璃、漆、铝塑板
148 x 148 x 8 cm (58 1/4 x 58 1/4 x 3 in)

Li Qing 李青
Blow-Up·Caochangdi 放大·草场地
2014
Magazine Page & Wood, Plexiglass, Metal, Oil Color 杂志内页 木、有机玻璃、金属、油彩
Magazine page: 26 x 26 cm (10 1/4 x 10 1/4 in)
Plexiglass, metal, oil color: 86 x 78 x 6.5 cm (33 3/4 x 30 3/4 x 2 1/2 in)

Yi Xin Tong 童义欣
Immortal Caverns: New Peacock Pavilion I 仙人洞:新孔雀馆 I
2015
Archival pigment print
38 x 53 cm (15 x 21 in)

Yi Xin Tong 童义欣
Immortal Caverns: Red Panda Pavilion II 仙人洞:小熊猫馆 II
2015
Archival pigment print
38 x 53 cm (15 x 21 in)

 

Yi Xin Tong 童义欣
New Peacock Pavilion 新孔雀楼
2015
Silent video 无声影像
08’06”

 

Yi Xin Tong 童义欣
Red Panda Pavilion Cleaner Installation 小熊猫馆清洁工装置
2015
Ink on paper 纸,墨
38 x 54.5 cm (15 x 21 1/2 in)

 

Zhao Zhao 赵赵
Rain
2012
Oil on canvas
59 x 71 in (150 x 180 cm)

Zhao Zhao 赵赵
Sky No.14 天空 No.14
2013
Oil on canvas 布面油画
120 x 120 cm (47 1/4 x 47 1/4 in)

Zhao Zhao 赵赵
Sky No. 15 天空 No. 15
2013
Oil on canvas 布面油画
120 x 120 cm (47 1/4 x 47 1/4 in)

前波画廊诚挚宣布将于2018年1月24日举办展览《漂泊:曹轶,李青,童义欣,赵赵》。此次群展通过这四位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审视了当今中国的巨型城市的形态和风光,它们的规模在几十年前还是难以想象的。过去三十年间中国的改变有目共睹,大规模的人口从乡村迁移到了城市,随之而来的则是一系列生态危机。在九十年代,包括宋东,尹秀珍,汪建伟以及张大力等众多艺术家都曾以此为主题。但对于那些不曾直接经历过这一时代的年轻艺术家来说,当代中国城市生活的现实则变成了几乎不被人留意的背景噪音。因此此次展览中的四位艺术家的作品并不直接取材于中国城市的转型,而是通过他们自身在这一环境背景下的成长和工作经历来为观者呈现一个这一代人的独特视角。

十几年前,在为艾未未的北京影片工作的几个月中,赵赵对北京的地形地貌研究得了如指掌。但他的取材则是间接的,例如他画了自己在一场暴风雨中躺在一张充气床垫上,在草场地路上发的大水中漂浮着。基于真实事件,《雨》也是赵赵于2012年7月21日为记录北京洪水而拍摄的影像作品标题。在拍摄过程中,他发现了这张充气床垫,并躺在上面记录了这座被大水淹没的城市。与《雨》遥相呼应的则是赵赵的《天空》油画,代表了艺术家对北京严重空气污染的批判。画中旋动湍急的的蓝色和白色气体也隐喻了北京变幻莫测的政治现象。

童义欣的作品在引用了大量乡村人口涌入城市的主题的同时也为其增加了许多奇幻色彩。他研究的对象是其故乡庐山,现已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记录在案的文化遗址里的一个前动物园。这个动物园几十年前关闭了,之后当地人及从其他地方来的流动人口不断地在笼子里安家又离开,在动物园里留下了许多他们的踪迹。艺术家想象出了一个现代神话:

“这群人在笼子里住久了,逐渐沾染上曾在这里居住过的动物的习性甚至灵魂。他们长出爪牙和羽翼。。。最终在他们完全变化成鸟兽的时候,它们逃出牢笼,冲进大山。也有人说他们并非变成鸟兽,而是羽化登仙了。。。”

除了摄影作品和绘画,一段影像也被置于展览之中:在如今已毁坏的新孔雀楼之前,一个年迈的女人用着自己舞蹈般的动作推赶着鸡群。其内容似乎是在描绘人类社会与大自然之间古怪,紧张而又带有喜剧效果的关系。

像宋东一样,李青善于用被拆房屋的部件、窗户以及门框,但区别在于他呈现的是一种诙谐幽默的效果而不是对由城市重建而带来的毁坏的批判。窗框变成了画框。在他首次在上海歌德学院九平米美术馆亮相的《放大》系列中,李青采用了在2000年代中期与中国当代艺术相关的杂志广告和海报,并放大成油画的尺寸装在窗框后面。 画面的图像援引了那个时期中国当代艺术的爆发式崛起,由于极度兴起再加上媒体的过度炒作,模糊了艺术作品自身原本的重要性。李青将画廊的小展厅转换成一个假的卫生间,观者可以透过那些“窗户”来看向这一特殊的历史时刻。

曹轶的绘画作品是对反乌托邦社会的细腻描绘,其中包括了政府补贴房的破裂墙面及脱落的涂料、公司办公室、以及在北京及中国其他各大城市无所不在的监控摄像。他的纸上丙烯画常常令人联想到建筑的层层叠起,但用的是强烈的色彩来表达出来,前景中也常常展现出如围栏、砖块和植被等细节描写。在他描绘北京日常生活的各种静态描绘中,有一幅小画描展现了一扇窗帘掩着的窗户,只给观者呈现出一瞥窗外的楼房。虽然没有装上真正的窗框,这一作品产生了与李青的《窗户》相似的效果,即从一个狭小的空间向外望到一片陌生而又熟悉的景观。而相反的是,曹轶的大型绘画作品则完全地切换了一个视角,一个个模糊不清的窗户和建筑令观者好奇里面是否也有人在往外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