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未未

纽约

2014年9月11日—2014年11月1日

Tofu 豆腐

2012

Porcelain 瓷器

21 x 21 x 10 in (53 x 53 x 25 cm)

Edition of 15, 15版

Sex Toy 3 性器3

2014

Jade 玉器

8 x 3 3/4 x 1 1/2 in (20 x 9 x 4 cm)

Cosmetics 4 化妆品4

2014

Jade 玉器

2 3/4 x 3 1/4 x 2 3/4 in (7 x 8 x 7 cm)

Rebar Casket and Marble Rebar 3 大理石钢筋与盒子-3

2014

Huali wood, marble, and foam 花梨木,大理石

Rebar box 钢筋盒子  9 3/4 x 44 1/8 x 28 1/4 in (25 x 112 x 72 cm)

Marble Casket 大理石钢筋 3 1/2 x 25 1/2 x 21 3/4 in (9 x 65 x 55 cm)

Edition of 10+4AP, 10版+4版AP

前波画廊诚挚地宣布艾未未双个展——《艾未未I》将于9月11日在前波画廊开幕,及《艾未未II》第二天9月12日在弗朗西斯•M•瑙曼画廊开幕。艺术家在2011年4月3日被拘留,直到6月22日才被“假释”,三年后的今天他依然没有能拿回自己的护照。然而这并不能阻止他远程指挥着其作品在世界各地的展出,仅今年他就已举办过两个大型美术馆个展——纽约的布鲁克林博物馆和柏林的马丁•格罗皮尤斯展览馆。此次的双个展由唐冠科博士策划,在前波画廊的展览集中推出了其一系列的新作,而在弗朗西斯•M•瑙曼画廊则侧重于能够展示其多年来政治及概念性创作的经典作品。

作品《大理石钢筋与盒子I-VIII》是艺术家受2008年5月12日发生在四川八级大地震的启发而创作的最新作品,并在前波画廊首次展出。汶川地震中许多学校因豆腐渣工程而导致教学楼倒塌,几千名学生不幸丧生。地震后艾未未成立了“死难学生调查活动”以统计准确的死亡学生的人数及每个亡者的姓名。他从汶川灾区的废料场购买了200吨废墟钢筋,并以此创作了几件大型装置作品,如在华盛顿赫希洪博物馆和雕塑园中首次展出的《汶川钢筋》(2012),装置作品《熔炉》(2012),以及在威尼斯祖埃卡计划空间中展出的钢筋作品(2013)。由于艾未未至今仍旧被汶川地震所困扰,他在作品《大理石钢筋与盒子》中专注于每根钢筋的扭曲,以大理石为媒材,并将这些被逼真复制、惟妙惟肖的钢筋装在盒子中,盒子的取材来自类似于明清家具中所用的贵重花梨木材。对他而言,艺术、建筑、设计以及策展息息相关。这些盒子既是抽象的雕塑,同时也是饱含深意、用来保护脆弱大理石雕塑的容器。

与此截然不同是一系列小型玉器雕塑。当艾未未1993年回到中国时,随着出土文物涌现,他开始流连忘返于当时兴起的古玩市场并积累了大量知识,因而对他最为精通玉器的方方面面也就不足为奇。虽然在他此次展览的新作系列中采用了充满文化象征的玉器为媒材,但出于反对现今众多复制或写实化处理中国古典玉器的做法,艾未未选择将化妆品、香水等奢侈品转变成了极为简单却又充满魅力的抽象形态。

在弗朗西斯•M•瑙曼画廊的展览涵盖了他从1986年至2014年间的作品。其中最早的作品《衣架人》(1986)是用钢丝衣架弯折而成的杜尚侧面肖像,展现了当时作为一名年轻艺术家,艾未未对其前辈杜尚的尊敬。艾未未的艺术创作在许多方面曾受到杜尚的启发,尤其体现在他对现成品艺术的运用以及对当权者的态度上。如摄影系列作品《透视研究》(1995-2011)就充分展示了艾未未对权力象征的态度,这样的对抗在一系列事件后于2011年达到了高潮,最终导致他在不为人知的地点被监禁了81天,2009年的作品《照明》见证了这一系列事件中首次发生的重要冲突。

占据画廊中心位置的作品是《神圣S.A.C.R.E.D.》六个三维模型之一的的初步设计,一丝不苟地重塑了艺术家遭受秘密监禁的真实场景。靠其过人的视觉记忆,艾未未栩栩如生地展现了他被监禁过程中的日常生活起居及受到的非人道待遇。此设计模型为作品《手铐》打下了铺垫,淋漓尽致地呈现出其创作背景。《手铐》也同样采用了花梨木这一珍贵材料。

其它的近期作品包括《永久一对》(2013),这系列自行车作品从2003年开始进入他的创作。同时包括艺术家于2014年为马丁•葛罗比乌斯博物馆创作的一组三件汽车喷漆汉朝陶罐,展现了杜尚对其多元化创作手法的持续影响。

前波画廊诚挚地宣布艾未未双个展——《艾未未I》将于9月11日在前波画廊开幕,及《艾未未II》第二天9月12日在弗朗西斯·M·瑙曼画廊开幕。艺术家在2011年4月3日被拘留,直到6月22日才被“假释”,三年后的今天他依然没有能拿回自己的护照。然而这并不能阻止他远程指挥着其作品在世界各地的展出,仅今年他就已举办过两个大型美术馆个展——纽约的布鲁克林博物馆和柏林的马丁•格罗皮尤斯展览馆。此次的双个展由唐冠科博士策划,在前波画廊的展览集中推出了其一系列的新作,而在弗朗西斯·M·瑙曼画廊则侧重于能够展示其多年来政治及概念性创作的经典作品。

作品《大理石钢筋与盒子I-VIII》是艺术家受2008年5月12日发生在四川八级大地震的启发而创作的最新作品,并在前波画廊首次展出。汶川地震中许多学校因豆腐渣工程而导致教学楼倒塌,几千名学生不幸丧生。地震后艾未未成立了“死难学生调查活动”以统计准确的死亡学生的人数及每个亡者的姓名。他从汶川灾区的废料场购买了200吨废墟钢筋,并以此创作了几件大型装置作品,如在华盛顿赫希洪博物馆和雕塑园中首次展出的《汶川钢筋》(2012),装置作品《熔炉》(2012),以及在威尼斯祖埃卡计划空间中展出的钢筋作品(2013)。由于艾未未至今仍旧被汶川地震所困扰,他在作品《大理石钢筋与盒子》中专注于每根钢筋的扭曲,以大理石为媒材,并将这些被逼真复制、惟妙惟肖的钢筋装在盒子中,盒子的取材来自类似于明清家具中所用的贵重花梨木材。对他而言,艺术、建筑、设计以及策展息息相关。这些盒子既是抽象的雕塑,同时也是饱含深意、用来保护脆弱大理石雕塑的容器。

与此截然不同是一系列小型玉器雕塑。当艾未未1993年回到中国时,随着出土文物涌现,他开始流连忘返于当时兴起的古玩市场并积累了大量知识,因而对他最为精通玉器的方方面面也就不足为奇。虽然在他此次展览的新作系列中采用了充满文化象征的玉器为媒材,但出于反对现今众多复制或写实化处理中国古典玉器的做法,艾未未选择将化妆品、香水等奢侈品转变成了极为简单却又充满魅力的抽象形态。

在弗朗西斯·M·瑙曼画廊的展览涵盖了他从1986年至2014年间的作品。其中最早的作品《衣架人》(1986)是用钢丝衣架弯折而成的杜尚侧面肖像,展现了当时作为一名年轻艺术家,艾未未对其前辈杜尚的尊敬。艾未未的艺术创作在许多方面曾受到杜尚的启发,尤其体现在他对现成品艺术的运用以及对当权者的态度上。如摄影系列作品《透视研究》(1995-2011)就充分展示了艾未未对权力象征的态度,这样的对抗在一系列事件后于2011年达到了高潮,最终导致他在不为人知的地点被监禁了81天,2009年的作品《照明》见证了这一系列事件中首次发生的重要冲突。

占据画廊中心位置的作品是《神圣S.A.C.R.E.D.》六个三维模型之一的的初步设计,一丝不苟地重塑了艺术家遭受秘密监禁的真实场景。靠其过人的视觉记忆,艾未未栩栩如生地展现了他被监禁过程中的日常生活起居及受到的非人道待遇。此设计模型为作品《手铐》打下了铺垫,淋漓尽致地呈现出其创作背景。《手铐》也同样采用了花梨木这一珍贵材料。

其它的近期作品包括《永久一对》(2013),这系列自行车作品从2003年开始进入他的创作。同时包括艺术家于2014年为马丁·葛罗比乌斯博物馆创作的一组三件汽车喷漆汉朝陶罐,展现了杜尚对其多元化创作手法的持续影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