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市蜃楼

GAMA

北京

2017年2月18日—4月15日

Deer of Nine Colors XI 九色鹿 XI

2016

Mixed media 综合材料

39 1/4 x 47 1/4 x 1 1/4 in (100 × 120 × 3 cm)

Inland 内陆

2016

Mixed media 综合材料

23 1/2 x 19 3/4 in (60 × 50 cm)

The King IV 国王IV

2016

Mixed media 综合材料

23 1/2 x 19 3/4 in (60 × 50 cm)

Deer of Nine Colors 6 九色鹿 6

2016

Mixed media 综合材料

39 1/4 x 47 1/4 in (100 × 120 cm)

Deer of Nine Colors 10 九色鹿 10

2016

Mixed media 综合材料

39 1/4 x 47 1/4 in (100 × 120 cm)

Rückkehr II (Return II) 浪子归 II

2016

Mixed media 综合材料

78 3/4 x 98 1/2 in (200 × 250 cm)

Waldboden (Forest-Floor) 人杰地灵

2016

Mixed media 综合材料

24 1/2 x 19 3/4 in (62 × 50 cm)

Das Tor III (The Door III) 门III 

2016

Mixed media 综合材料

23 1/2 x 19 3/4 in (60 × 50 cm)

Deer of Nine Colors IX九色鹿 IX

2016

Mixed media 综合材料

39 1/4 x 47 1/4 x 1 1/4 in (100 × 120 × 3 cm)

Zucht (Thriving) 生生不息

2016

Mixed media 综合材料

23 1/2 x 19 3/4 x 1 1/2 in (60 × 50 × 3.5 cm)

Fuhrmann II (Wagoner II) 车夫II

2016

Mixed media 综合材料

23 1/2 x 19 3/4 x 1 1/2 in (60 × 50 × 3.5 cm)

前波画廊诚挚地宣布将于2017年2月18日起举办展览《海市蜃楼:GAMA新作》。这将是GAMA在本画廊的第二次个展。GAMA于 1977年出生于内蒙古,1996年至2000年在中央美术学院学习,之后移居德国,2002至2007年在卡尔斯鲁厄艺术学院学习油画,并于2007年成为了艺术家古斯塔夫·克鲁格门下的研究生。目前GAMA在柏林工作和生活。

从中国移居到德国对GAMA来说是一个质的改变,因为在德国他可以亲眼看到欧洲古典大师的真迹以及当代艺术家的作品,而这些之前在中国他都只在印刷品中见到过。在此之前,GAMA并未能找到一种视觉语言来表达他所天赋的生动想象力。然而在德国,从中世纪的日耳曼艺术到十九世纪的浪漫主义艺术的作品、以及莱比锡画派的年轻艺术家笔下生动写实的人物形象,从各种方面帮助GAMA形成了其特异的视觉表现手法,不仅反映了他童年的记忆,也表现了他现在脑海中的幻想。

GAMA儿时在内蒙古大草原上以游牧形式生活,而他的姑婆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萨满。尽管萨满教在苏联时期受到了镇压,但却从未灭绝。GAMA曾多次亲眼见到姑婆与灵界沟通,以找到是由什么邪魔入了肉身而导致了疾病。也有些时候当她进入昏睡状态,口中会发出动物的叫喊声。

在《海市蜃楼》中,GAMA进一步发展了其在展览《诸王的花谷》中表现的混合风格,同时也以“九色鹿”系列把鹿变成了一个新的主角形象。从爱德温•亨利•兰塞尔爵士的“幽谷之王”(1851) 到弗兰茨•马尔克的“林中小鹿”(1914),艺术家们都通过鹿来表达了不同的象征意义,但都遵从于动物本身的形态与举止。不同的是,给予GAMA创作灵感的,则是他姑婆在从人界通向灵界的入口处遇见的鹿。姑婆告诉他这些鹿守护着灵界,她只有给了它们暗号后才能通过。每一头鹿的巨大鹿角上有宝石般不同颜色的花纹,身上又长出来一些蘑菇,这些都暗示了这些鹿身上不同的“气”。

进入了这些由鹿守护的入口之后,萨满说她看到只有她被允许看到的海市蜃楼。选择《海市蜃楼》作为此次展览的标题,GAMA强调其视觉语言中,将文化与视觉援引独特地融合在了一起。海市蜃楼是由于冷暖空气的不同折射发生的短暂景幻, 并以亚瑟王传说中的一个女巫名字命名。GAMA 作品中令人诧异的视觉矛盾,例如作品“山谷III”中持械的士兵与多彩手套的偶遇,以及“门III”的空间跳跃,都与海市蜃楼的景象有着种种相似之处。

GAMA从来不通过幻觉主义来使观众分不清绘画与真实世界,相反他总是强调作品本身的质感,将颜料堆积在不规则形状的画面边缘,就好像会从画布上掉下来一样。画面中广阔的天空常常被一盏简单的灯所打破,而很多小矮人则消匿于虚无之中。 在近期的作品中,他进一步推敲了这些想法,以发掘儿时在内蒙古的记忆与他现在居住的那个国家所富有的幻想世界之间的相似之处。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