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亿而三

Cao Yi, Zhang Wenzhi, Qi Le and Yuan Song

BEIJING

2017年11月25日—2018年2月05日

Cao Yi 曹轶 (b. 1983)
Titanium White
2017
Acrylic on paper 纸本丙烯
150 x 240 cm (59 x 94 1/2 in)

Yuan Song 袁松 (b. 1992)
View No.2 风景 No.2
2017
Stainless steel, LED lights, crystal, mirror, glass 不锈钢, LED灯, 水晶, 镜子, 玻璃
82 x 102 x 19 cm (32 1/4 x 40 1/4 x 7 1/2 in)

Qi Le 齐乐
绿色的肉
2017
Video projection 20' loop 录像投影, 二十分钟循环播放
150 x 240 cm (59 x 94 1/2 in)

Cao Yi 曹轶 (b. 1983)
School Age #3
2011
Plaster, wax, hair 石膏, 蜡, 头发
30 x 30 cm (11 3/4 x 11 3/4 in)

Cao Yi 曹轶 (b. 1983)
Summer
2016
Acrylic on paper 纸本丙烯
150 x 240 cm (59 x 94 1/2 in)

Zhang Wenzhi 张文智 (b. 1993)
Dalny 达里尼
2017
Ink on Xuan paper 纸本水墨
Set of 6, 共6件 每件140 x 75 cm (55 1/4 x 29 1/2 in each)

前波画廊荣幸地宣布将于2017年11月25日举办展览《亿亿而三》。这是一个包括曹轶,张文智,齐乐,袁松等四位年轻艺术家的展览,某种程度上也像四个小型的个展。

曹轶是中央美院油画系的年轻教师,本科在美院的雕塑系毕业,毕业作品是略显吓人的粘着毛发的石膏头像系列,造型与使用材料的感觉都很实验。后来他去了纽约艺术学院深造,学习的是极古典的绘画。而他在近期创作的绘画好像在刻意模糊着各种技术的边界,从造型到技巧看起来简单直率,画起来还有一种小朋友似的执着。这些画看久了会慢慢觉察到一种单纯的热情,静默的,像是驱动艺术家对着画布在长时间的低声私语。在曹轶的这些作品当中,古典技法、现代技法混合着说不清哪里来的技法杂揉在一起,在交界处薄薄的衔接着,有的地方甚至让人觉得轻轻一碰就会散碎掉。

张文智、齐乐和袁松都是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的在读研究生。与每一个大连人一样,张文智有着非常浓厚的家乡情结,他对大连地方志的兴趣也颇不寻常,专门收集研究一些大连本地的“聊斋故事”,一些让人拍案叫绝,一些听来毛骨悚然。大连靠海,与“海”与“水”有关的故事总是很多,比如根据传说,地震其实是背负大地的鲶鱼在颤抖。这里展出的项目来自张文智的一项专题研究,关于在大连发生的日俄战争。艺术家使用了一种类似欧洲古老的奇珍柜的展出形式,综合绘画、标本、旧文件和老式物件,讲述了一个有关日俄战争的新版传说,其中诸多名声显赫的日俄战将,都莫名其妙地化作了大连海域颇负盛名的海鲜,被渔民们捞起送往餐桌,老饕大嚼过后再一次托生海鲜,一次次重复轮回,就像是下到了地狱中一个特殊的行刑室。

在艺术道路最初开启的旅程中,齐乐对与舞台、表演相关的艺术情有独钟,正是这种兴趣催生了齐乐制作木偶定格动画片的热情。她从没有接触过木偶创作,却以最快的速度掌握了木偶的基本语言,并开拓出一套颇具个人风格的木偶造型。这是一组略带鬼气的木偶,每一个都神采奕奕,大睁眼睛谨慎地注视着周围,他们聚在一起讲述了一个有关欺骗、报复、毁灭与重生的故事。这个定格拍摄的木偶故事有着特别的现实意义。我们身处矛盾频发的时代,究其根源,是什么让人们不能和谐共处,是什么让人们怀疑他者、仇视异己,对与自己意愿不同的人或事物充满恐惧与敌意。艺术家的朴素可贵之处就是不断敲打人们的内心,告诫人们盯紧其中隐藏的恶与恐惧,不要放松警惕。

袁松似乎特别偏爱秩序井然的事物,几乎成痴,这导致他时常紧张,因为在身边出现的东西往往无序而混乱。大约一年前,袁松开始主动介入秩序模糊与混乱的世界。他到处收集廉价的材料,这些材料要么透明,要么闪闪发光,他把它们堆织在一起,形成某种光怪陆离的微观的奢靡世界。这些作品的外表非常华丽,透着一种说不出的诱惑,像是粉碎过的高度浓缩的消费世界的景观。在五颜六色光线交织的网络中,许多如钻石一般闪烁的物品在镜子前大放异彩。观看这些作品,就像是走进了欲望的幻梦,一切看上去都那么美丽,可事实上除了透明的空洞与镜像的迷宫,我们几乎什么实际的东西都看不到,那出现在各种扭曲镜面上的还是自己热切迷茫的脸。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