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董媛,林东鹏,劳同丽

Dong Yuan, Lam Tung-pang and Lao Tongli

纽约

2017年6月22日—2017年9月2日

Dong Yuan
Union
2016
Acrylic and watercolor on canvas
Set of 8, each image 12 1/2 x 12 in (31.5 x 30.5 cm)

Dong Yuan 董媛 (b. 1984)
Screaming – RMB #2 呐喊—人民币 #2
2015
Acrylic and water color on canvas布面丙烯,水彩
90 x 90 cm (35 1/2 x 35 1/2 in)

Dong Yuan 董媛 (b. 1984)
Pink Memories 粉红色的回忆
2015
Acrylic and water color on canvas 布面丙烯,水彩
16 1/2 x 11 3/4 in (42 x 30 cm)

Lam Tung-pang
Selling My Soul
2010
Charcoal and eraser on paper
39 1/4 x 94 1/2 in (100 x 240 cm), 4 panels

Lam Tung-pang 林东鹏
Effaced 1 磨减一
2014
Solvent ink on rice paper mounted on canvas 油性墨喷绘纸本
118 x 238 cm (46 1/2 x 93 3/4 in)

Lam Tung-pang 林东鹏
Effaced 2 磨减二
2014
Solvent ink on rice paper mounted on canvas 油性墨喷绘纸本
118 x 238 cm (46 1/2 x 93 3/4 in)

Lao Tongli 劳同丽
Horizon·positive Negative zero zero 03 地平线·正负零零03号
2017
Ink and mineral colors on silk 绢本工笔重彩
54 x 53 1/2 in (138 × 136 cm)

Lao Tongli 劳同丽
The desire of libido · Above  the horizon No.07 丽比多之欲·地平线之上07号
2017
Ink and mineral colors on silk 绢本工笔重彩
39 x 59 in (100 × 150 cm)

《转变》展出的董媛、林东鹏及劳同丽三位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以探讨人生转变时期对艺术家创作的影响。

对于董媛而言,当代中国的飞速发展令人喘不过气来,她试图让时间静止以自我反思。以去年为例,便是她创作风格的一个分水岭,她摒弃了以居家物品为主的油画,取而代之的是神似超现实主的作品以展现 “潜意识里浮现在我脑海里的任何事物”。

在香港生活,林东鹏叙述道“在行政管理的层面,香港已基本回归中国,然而它的文化和生活习惯在五十年内都不会改变 … 我们正处于这个转变的过程之中 … 一百年后,可能再也没有港币,而我们的身份也会随之消失。这也许正是为什么现在有这么多的可能性”。本次展览中两件印在宣纸上再裱在布面上的香港货币作品。两件作品的画面被井然有序地“擦去”,仅留下一张褪了色的英国殖民时期的十元港币和一张现在由中国银行发行的百元港币。

他的早期作品《出卖灵魂》于2010年首次在泰特美术馆的群展《不出卖灵魂——独立艺术节》中展出,那次大型群展邀请了全球各类独立艺术机构参加。林东鹏在一些小橡皮上印上艺术家自己的形象,然后用来擦去四幅大型炭笔画。这是件基于时间性的行为作品,表达了创作或“做”艺术的各方面消耗,并且通过一块块用尽的小橡皮来加以诠释。

劳同丽最初是为了应对父亲长期与心脏病作抗争的持久战而开始了其水墨系列。父亲最终还是去世了。经历了与医生们的不断探讨,以及对人体动脉和静脉图表的研究,劳同丽开始把人体血管图像融入到自己的艺术作品之中。这些血管渐渐演变成为由不同颜色的密集线条交织在一起、层层叠叠的迷宫。他用中国传统的毛笔进行创作,这些相互重叠的线条织成一个个网,好似可以无限延展的自然风景、根茎系统或是珊瑚丛。考虑到自己如同冥想般的绘画方式及其精神内涵,劳同丽试图通过其作品来“寻找自由与涅槃”。

回到顶部